• 我要讨干嘛?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2019-04-16
  • 光明日报: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04-16
  • 平安智慧城创新车险投保全程线上化 深圳司机开车已不用带保险单了 2019-04-08
  • 习近平多次引用的张载“横渠四句”究竟有何深意? 2019-04-08
  • 想看就来小说网 > 农门娇:宠妻莽汉是只喵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好大的酸味儿(二更)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第三百八十六章 好大的酸味儿(二更)

      一吻毕,喜如喘着气无力地靠在他肩上,揪起他的一缕黑发,问:“那你会纳妃吗?”

      荣猛此时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费了好大的劲方才忍着没在外面就抱了她。

      “你以为?”他不答反问,稳稳地托着喜如的腰让她省力。

      喜如往他怀里钻了钻,撒娇似的道:“我不知道,我怕母后他们让你纳妃生孩子?!?br/>
      荣猛被她的动作惹得倒吸一口凉气,缓过来后笑说:“你当你男人是播种工具?”

      喜如被他的说法逗笑了,瞋了他一眼后说:“那不知道谁今晚看人家舞??吹媚敲醋ㄐ?,一双眼睛都快贴到人身上了?!?br/>
      荣猛起初未反应过来,在脑中回忆了好一会儿后才意识到,不禁笑出了声。

      喜如瞪他,“你笑什么?”

      荣猛抚着她的背,调笑道:“我道是小阿如如何不高兴了,原来那会儿在吃味儿?!?br/>
      换做以前,喜如定会羞于跟他说这事,但现在,都亲密成这样儿了,也就没必要矫情了。

      于是她瘪了瘪嘴,使劲儿扯了扯他的头发,说:“是又怎么样?谁让你看得那么认真,你若喜欢,回头我便让母后做主给你纳了,省得憋坏了……”

      后面那句没什么气势,但却被荣猛听得很清楚。

      荣猛皱皱眉,在那只扯他头发的小手上重重打了一下。

      喜如吃痛松手,就听他说:“小没良心的,我若想纳早就纳了,何必等到现在,我看她那也是想着你的?!?br/>
      “想着我?”喜如不解。

      荣猛“嗯”了一声,“她那身衣裳看着挺不错,你穿了一定好看?!?br/>
      对此,喜如半信半疑,小小地翻了一个白眼,说:“那鼓掌又怎么说?之前还一直没兴趣?!?br/>
      荣猛失笑,在她的脸上揪了一把,“她的剑本就舞得好,我不过是欣赏罢了,这也能让你较上劲?”

      喜如不说话,在他怀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荣猛便道:“那回头我给欧阳劲说说,让他别让欧阳蕊舞剑了,就说我不喜欢?!?br/>
      喜如一听,那哪成啊,别人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

      于是她说:“得了吧,我就随口一说,你若喜欢,改天再让她舞给你看?!?br/>
      听听,多大的酸气儿。

      不过荣猛很乐于见她这样,把玩着她的小手,说:“看腻了,改天你舞给我看倒可以?!?br/>
      喜如忍不住笑,“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br/>
      荣猛低笑出声,突然低头压低声音说:“不,小狐狸精的本事大得很,今晚我们就来舞剑?!?br/>
      喜如微愣,心说他什么时候会舞剑了。

      结果在看到他眼里的戏谑和火热后立马反应过来,喜如的脸顿时跟滚烫的开水似的,羞得当场把人推开。

      “荣大哥,你……你!”

      “果然,”荣猛在她的唇角亲了亲,“我还是喜欢你这么唤我?!?br/>
      到了龙安宫,喜如已然被男人亲得双腿发软,加上又是个大肚子,最后便只能让男人抱着进宫。

      一想到绿楠绿杉在洗漱时那打趣的眼神,喜如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荣猛从浴房出来,用灵力烘干了头发,带着一身淡淡的皂团味掀被上床,身子一低便将喜如压在了身下,“还羞?”

      喜如紧抿着唇,双颊微红,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说!”

      大着肚子还不安分,还被人抱着回来,她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走,偏偏这人一点儿自觉都没有。

      明明看着很老实稳重的一个人,干的却都是些厚脸皮的事儿,她的这张脸都快挂不住了。

      荣猛轻笑,拨着她的小耳垂,说:“老夫老妻了还动不动就脸红,以后孩子看见了指不定还以为我在欺负他娘?!?br/>
      喜如撇嘴,嘟囔似的说:“不就是欺负人么……”

      荣猛假装没听清,凑近了问:“嗯?”

      喜如侧头躲,谁知男人却追着过来,愣是一点儿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便堵住了她的唇。

      “不……”喜如推他,想到他在路上对她做的事,脸上红得快滴出血来。

      荣猛拉开两人的距离,嗓音微哑地道:“说话不算话了?”

      方才两人在路上约定好的,喜如念着今日是他的大日子,便答应了晚上让他抱她,可眼下看着眼前这双像是窜着小火苗的眼,喜如就瘆得慌。

      “没,我只是……只是……”她躲开他灼热的视线,抓着他前襟的手不自知地紧了紧。

      荣猛以手肘撑在她身体两侧,喑哑道:“听话,不会弄疼你的,帮帮荣大哥,嗯?”

      说着,一只手便直接握住了喜如的一只手,将那只手往身上带。

      喜如一惊,未等她反应过来,手中便是一顿,弄得她顿时说不出话来。

      荣猛看着小妻子轻颤睫毛,心尖被撩得奇痒无比,身体更是叫嚣得厉害,也顾不得多想,便压下身子再次吻住了那娇嫩的唇瓣。

      喜如嘤咛,抓着他的手不断收紧,全身的神经似乎都在这一刻紧绷了起来,脑中混沌一片根本顾不得想其他便被男人掌握了主权。

      寝殿内渐渐漫开一股淡淡的香气,晕黄的烛光轻轻摇曳,温度似乎也在这一刻上升了。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屋内便响起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让这春日里的夜多了几分热意。

      半个时辰过去,声音渐渐落下,喜如粉嫩着一张脸大喘着气,明显连喊出声的力气都没了。

      荣猛低喘,细密的吻从她的额头一路往下,喜如蹙了蹙眉,无力地抬手去推他。

      然而她的那点力气对男人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或者可以说正准备再次将小妻子吞入腹中的男人压根就未察觉到她的那点儿反抗。

      眼见着他又要动作,喜如的眉蹙得更紧了,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断断续续道:“不……不,荣大哥,我……我……”

      荣猛感受到从头皮传来的痛意,本以为这只是小妻子被他疼得厉害了的娇羞,还想开口哄人的,谁知在抬眼看到她脸上的异色后才察觉出不对劲。

      “阿如?”荣猛拢了拢眉,大掌抚上喜如的脸。

      不同于方才刚欢爱结束时的潮红,此刻的喜如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蹙起的眉表现出她的难受。

    看过《农门娇:宠妻莽汉是只喵》的书友还喜欢

  • 我要讨干嘛?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2019-04-16
  • 光明日报:高校招生广告的创新值得鼓励 2019-04-16
  • 平安智慧城创新车险投保全程线上化 深圳司机开车已不用带保险单了 2019-04-08
  • 习近平多次引用的张载“横渠四句”究竟有何深意? 2019-04-08